2009年4月3日星期五

泡菜意大利粉, 爽到痺!《風塵三俠決戰地獄門》(The Good The Bad The Weird)



如果只能用一個字形容《風塵三俠決戰地獄門》(The Good The Bad The Weird), 本人的答案是: 爽!

上屆的《日式牛仔一品鍋》(Sukiyaki Western Django) 以惡攪意大利西部片和日式英語作綽頭. 戲是有趣, 但看後沒有深刻印象. 南韓也不約而同泡製一味Fusion泡菜意大利粉 (Kimchi Spaghetti). 論製作和娛樂性, 《風塵三俠決戰地獄門》比《日式牛仔一品鍋》贏了個馬位也不止. 群雄奪寶的故事只是麥加芬 (MacGuffin) , 一切最緊要好玩.



鄭雨盛是The Good, 李炳憲是The Bad, 宋康昊是The Weird. 三位主角中, 最突出的是宋康昊. 別以為演員不夠靚就等於無路行, 宋嬉笑怒罵無所不用其極, 直達忘我境界. 一口怪腔中文, 更是先「聲」奪人 . 李炳憲一副煞食外型但靈魂出竅的頹廢格, 角色隱藏的悲情慘被大漠沙塵淹沒, 實在浪費. 鄭雨盛憑獨行俠一角獲「亞洲電影大獎」最佳男配角, 此獎評審準則古怪, 眼光狹窄, 大家可以不理. 除了吊威也奮戰流寇和策馬狂奔外, 鄭雨盛的演出談不上突破, 角色雖討好但無甚特別. 好人和壞人描寫不足, 以致怪人場場做醜人, 比兩位有型仕更鮮明出眾.




影片歷史背景時空交錯, 人物也沒有固定立場. 電影叫《The Good The Bad The Weird》, 偏偏導演就來個忠奸不分, 讓觀眾一頭霧水: 賞金獵人懶理不理, 夠好? 快刀殺手屈辱難平, 夠壞? 傻氣小偷重情重義, 夠怪? 誰是好人, 誰是壞人? 只要錢作怪、分高下, 身分隨時作出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風塵三俠決戰地獄門》硬將西部片韓國化, 但面面俱圓, 恰到好處, 大漠追逐一幕, 一氣呵成, 精彩絕倫, 痛快非常. 看著銀幕停不了的動感, 不停在想: 曾幾何時, 香港電影都能夠拍到這樣的水準: 攪笑, 動作 (想起多年前的《新龍門客棧》) ... 一想到本地電影人口口聲聲要向內地市場看, 倒過來抹殺港片的特色 (又想起惡鬼變狐妖、甄子丹無端端做左主角的《畫皮》) . 誰說韓流走下坡? 他們製作電影的認真態度, 足叫我們無地自容.

南韓的電影業學懂獨孤九劍, 見招拆招. 香港的電影業是引刀自宮, 卻練不成葵花寶典, 撿到只剩得空殼的辟邪劍譜, 以為可以重振聲威. 但凡抹殺了本身的文化特色, 任何產業都是沒有出路的.


3 則留言:

Duke of Aberdeen 說...

唉,我正正係往年看了《日式牛仔一品鍋》覺得唔得,加上又麻麻地韓片,錯過了。

tse 說...

總有機會的, 公園仔.

何天霸 說...

我個人認為此片比三池崇史那部優秀太多了
大概是我不愛堅持英語發音的怪腔調

不知道宋大叔在香港的知名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