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星期四

增村保造:《盲獸》Blind Beast (舊文重貼)



《盲獸》(Blind Beast / Moju, 1969) 是增村保造在大映映畫末期製作的作品. 怪片發行商Fantoma發行了增村保造部份電影的DVD, 叫影迷為之一驚: 這片子怎可能在三十年前拍攝?

不錯, 《盲獸》就是一套講述性虐待 (Sadism & Masochism) 的日本電影. 以現今的尺度而言, 電影裡的官能刺激, 完全比不上信和中心所售賣的任何一隻四級光碟. 但影片的意識卻極度大膽, 故事亦非常精彩, 絕非普通色情電影可高攀.


電影改篇自江戶川亂步的同名小說. 道夫 (船越英二) 是個盲人按摩師, 自小和母親志乃 (千石規子) 相依為命. 道夫以接觸客人的身體為雕塑的靈感, 然而他只是按照自己的觸覺, 不斷重覆對女體的需求與慾望. 這次, 他決定製作一件獨一無二的偉大作品. 於是, 他和母親合力綁架了人體模特兒亞紀 (綠魔子) , 並將她囚禁在一座遠離人煙的貨倉裡. 貨倉正是道夫的工作室, 內裡佈滿五官、肢體、乳房, 甚至巨大的女性雕像.


最初, 亞紀寧死不從. 為了製造逃跑的機會, 她假裝善意親近道夫, 甚至不惜色誘他, 希望令他的警察性降低. 除了母親, 從未如此親近女性的道夫, 自然被亞紀牽著走. 冷眼旁觀的志乃不是味兒, 故意協助亞紀離去. 但道夫不願意讓亞紀離開, 三人發生爭執. 志乃誤被兒子推跌死去, 而道夫發現亞紀欺騙自己, 憤怒地佔有她... 隨著性與愛的催化, 密室裡的男女關係漸趨瘋狂...

《盲獸》全片只有三位演員和一個主要的場景. 透過這些近似精簡的佈局, 導演卻向觀眾呈現出密室空間裡, 人性的勾心鬥角與變化的關係.

首先是道夫. 從外表上看, 他是一個行為怪異的畸人. 事實上, 道夫的品性似乎不壞. 他關心亞紀, 對她尊重有加. 另一方面, 他醉心藝術 (以自己的定義而言) 的程度叫人心寒, 只看密室四周都是猙獰的眼晴、詭異的嘴唇...就反映到他心理的扭曲. 道夫與母親朝夕相對, 從沒有離開過媽媽懷抱的他, 擁有的是一副孩子脾氣: 會撒嬌 (哀求亞紀成為他的繆思)、會生氣、會惹人憐愛. 只要他一聲令下, 媽媽都會唯命是從.


亞紀就是看準了道夫的弱點, 特意跟他建立「友誼」, 離間兩母子的關係. 軟硬兼施下, 道夫開始對亞紀產生有別於藝術創作的需要: 她讓他初次嘗試成為「男人」的滋味. 道夫覺得亞紀比母親更了解自己的需要, 於是「長大」, 成長到「野獸」的階段.

其次是道夫的母親志乃. 志乃完全寵壞了道夫, 只要兒子想得到甚麼, 她都設法替他弄來. 可是, 當她發現兒子跟自己以外的女性親密起來, 立即變了臉. 她甚至窺聽二人在密室的私私竊語.

亞紀一語道破了志乃的心態:「哈哈! 我明白了! 你的媽媽是在妒忌! 她想跟兒子睡覺! 我可以了解她的處境, 但難以忍受她的一把年紀啊.」


亞紀是令到道夫兩母子關係變質的關鍵人物. 她的心理轉變亦是三人之中最明顯和最完整的. 影片描述亞紀是一個自信心不足的模特兒, 在攝影師的鏡頭前, 她覺得自己只是對方的工具. (片首那些充滿禁錮意識的黑白照片, 更清楚說明亞紀被支配的狀態) 當亞紀被囚禁在兩母子的密室裡時, 她為了逃出地獄, 反過來完全掌握到支配其他人的手段. (這一點她是沒有留意到的)

譬如亞紀主動跟道夫「成為朋友」, 又讓他觸摸自己的私處, 投懷送抱. 表面上, 她好像真的同情對方而主動獻身, 其實這是亞紀為掌握權力而出動的招數. 她預算到道夫會接受自己, 利用並發揮自己的個人魅力. 被志乃目睹二人親熱時, 亞紀更向她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 令她心生妒意. 從奴隸般的地位, 搖身一變成為擺佈兩母子的幕後黑手, 亞紀是這場權力遊戲上半場的大贏家.

亞紀成功動搖志乃在道夫心中牢不可破的地位, 正以為自己可以脫難之時, 卻沒有想到自己被成功沖昏了頭腦. 其實亞紀根本可以靜待時機, 逃出生天. 可是志乃在道夫面前侮辱亞紀是蕩婦: 「說甚麼為了藝術, 其實是出賣自己的肉體, 利慾薰心!」 亞紀被刺中要害, 沉不住氣, 替自己辯護: 「我還是貞潔的... 我沒有違背自己的良心!」

亞紀還為自己爭取論據, 反過來站在道夫的立場, 揭破志乃的真正目的: 「平常人的母親, 又怎會藏起自己的孩子, 不讓他接觸外界? 我真是為他感到可悲!」 這句說話令道夫崩潰, 寧要愛人不要媽媽.

亞紀打贏了志乃, 卻墮入另一個地獄的深淵.


之後的劇情急轉直下. 亞紀被道夫強暴後, 竟然真的愛上對方, 不願再回到現實. 兩人沉迷性愛的態度叫人不寒而慄. 他們讚嘆失明的幸福, 享受觸覺的快樂. 當肉體上的交合仍然滿足不了, 道夫和亞紀索性以虐打對方取得快感. 此時已經不知到底是誰在施虐, 誰在被虐. 而死亡更是虐待的盡頭...

《盲獸》為人「津津樂道」的, 大概是導演敢走前衛路線的勇氣, 還有那氣勢吊詭的雕塑 (我認為最恐怖的是那片咧著獰笑的嘴唇牆) . 但最出色的還是營造主角三人的感情角力. 尤其是船越英二與千石規子發生爭執時, 綠魔子夾在他們中間, 彷彿無關重要. 事實上, 兩母子的世界已經被陌生女子闖入. 千石規子哀求船越英二放棄綠魔子、船越英二面上那戀戀不捨的慘痛、綠魔子那幅事不關己, 卻又幸災樂禍的樣子, 實在精彩絕輪.

船越英二演出《盲獸》時已屆中年. 難得他的演繹令人難以觸摸他的年歲. 他那邪裡邪氣的表情、和小孩子相差無幾的語氣, 相信只有在增村保造的電影中才可一睹. 而綠魔子色誘船越英二時的媚態, 叫人有妖艷之感. 增村保造找對了演員拍攝《盲獸》!

不要問《盲獸》為何在1969年面世, 也不要質疑影片的道德尺度. 增村保造已經就電影, 將自己的立場告訴了觀眾!

(寫於2004-07-03)

4 則留言:

李卓倫 說...

呢套戲有好多解讀的角度, 我覺得佢寫緊一種對純粹美的追求.

如果想追求藝術美, 往往要將佢破壞, 破壞的一刻就是美. 呢個想法同日本美學異曲同工, 剖腹自殺是最燦爛的一刻, 櫻花飄下, 甚至火燒金閣寺都是這樣的想法.

我會視盲獸為探索增村保造探索終極藝術美的電影, 如果從呢個角度看, 呢部片係日本新浪潮電影中可謂少數討論藝術美學的作品, 重要性不亞於《日本夜與霧》

李卓倫 說...

《盲獸》前段三個人做, 後段得男女主角兩人, 全片大部份時間都在狹窄空間內完成, 顯出導演的功力.

我同意the sole of christopher eccleston chinese fan所講, 無人會再拍得出同樣的電影.

除了《巨人與玩具》,《盲獸》一定係認識增村保造的電影.

唔好話乜, 剩係四方田犬彥在《日本電影100年》將市川崑同增村保造一齊講, 就知佢有幾勁啦!

Agnes Tse 艾麗絲謝 說...

《盲獸》對增村保造都有幾大意義:大映/增村保造/船越英二電影生涯末期作. 之後增村保造拍過幾部冇乜回響既電影就離開左大映, 船越英二改投電視, 大映執笠. 

市川崑自和田夏十封筆後亦開始拍電視劇加上台柱如山本富士子宣佈罷拍電影、市川雷藏去世, 蜀中無大將, 一代片廠最終都要摺埋.

李卓倫 說...

翻查資料, 當時大映可謂人才輩出演員有山本富士子、市川雷藏、勝新太郎、若美文子;導演有市川崑、增村保造.

如果不是市川雷藏肝癌英年早逝, 山本富士子未能續約大映, 大映都可能一樣會揩埋. 其實, 自從電視出現後, 電影公司已經大不如前. 松竹咪一樣大量用新導演開拍新類型電影, 挽回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