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星期四

增村保造:《卍》Manji (舊文重貼)


《卍》指糾纏不清的愛慾關係.

律師之妻柿內園子 (岸田今日子) 為了排解生活上的沉悶, 到藝術學校學習繪畫, 結識了富家千金德光光子 (若尾文子) . 園子旋即被對方的美貌所吸引, 慾火一發不可收拾.

園子沉醉在這段同性戀情的同時, 卻發現光子在外頭養了一個小白臉─棉貫榮一郎 (川津佑介) . 園子答應與棉貫共同分享光子, 卑劣的綿貫卻將雙姝的私情, 告訴園子的丈夫孝太郎 (船越英二) , 使孝太郎對妻子和友人的關係起了疑心, 園子和光子決定假扮自殺、懷孕等畸行, 以避開他們的耳目.

可是, 連孝太郎都對光子產生非份之想, 兩夫妻與光子的關係更趨複雜, 甚至甘願被她玩弄於股掌之中....

谷崎潤一郎 (1886-1965) 原著的《卍》(萬字) 著於三十年代. 谷崎的文筆素有「唯美主義」、「惡魔主義」的美譽. 創作傾向頹廢, 追求強烈的刺激, 自我虐待的快感和變態的官能享受. 「唯美主義」的流行, 相信與昭和初年間的思想風氣有關. 在軍國主義的陰影下, 人心惶惶; 文人傾向追求"美"的極致, 文學與人生的追求不謀而合; 而日本民族本身亦是個如櫻花一樣一剎那光輝的民族─死亡是美麗璀璨的最高境界. 種種巧合, 形成"頹廢唯美"思想的興起.

這令我想起跟谷崎潤一郎同期的作家太宰治 (1909-1948) . 他是日本文壇上頹廢派的代表, 一直有自毀的傾向, 名作包括《人間失格》. 太宰治在1948年跟情婦投水自殺, 可算是對唯美/死亡的一種極端的投射. 然而, 對唯美貫徹始終的作家, 卻是倡議軍國主義不成, 切腹自盡的三島由紀夫 (1925-1970) . 三島由紀夫對美的執著, 可從他的小說《金閣寺》中窺探一二. 故事描述一個天生口吃的青年僧侶的苦惱, 以及面對生存的詛咒,最後為擺脫美的觀念的羈絆,最後縱火焚燒金閣寺.

谷崎潤一郎跟增村保造, 一個唯美至尚, 一個前衛奔放, 可謂極成功的"文學+電影"組合. 增村保造的《卍》 、《刺青》、《千羽鶴》、《痴人之愛》, 均改篇自谷崎的小說作品. 可見增村保造對谷崎潤一郎文學作品的喜愛.

一直認為增村保造在選角方面十分得宜, 《卍》亦不例外.

增村保造找來岸田今日子為《卍》的女主角, 可謂不作二人想. 只要問及任何一位日本人, 他們都可以告訴你對岸田今日子的觀感. 她絕不漂亮, 一副厚嘴唇, 甚至有點醜陋. 而《卍》的女主角柿內園子, 正是一個對外貌感到自卑的女子.

平淡如水的婚姻並不滿足園子. 身為有名望人士的妻子, 她不可能自力更生. 到藝術學校學習素描、宮筆, 是合乎「體面」的休閒嗜好. 婚姻、聲譽、莊重, 這些都令園子感到窒息. 直至光子的出現, 園子被光子艷麗、自主的氣質所吸引, 從此墮入女同性愛的迷宮. (其實, 園子對光子的愛慾, 不過是霸道的佔有方式) 禮教、丈夫, 一下子拋諸腦後. 雖然, 園子明明知道光子在玩弄自己, 卻心甘情願, 一再服從光子千奇百怪的念頭, 但她無怨無悔.

若尾文子一如既往, 演繹增村鏡頭下的奇女子. 若尾文子飾演外表美艷不可方物、內心卻陰險狡猾的蛇蠍女子, 形神俱似. 一顰一笑, 懾魄勾魂, 令人不寒而慄. 若尾在片中更有裸露的場面, 因保守關係, 演員要遮掩重要部位, 但增村保造的鏡頭調動下, 若尾文子的妖艷, 實在令觀眾忐忑不安.

光子利用園子、綿貫、孝太郎對 自己的迷戀, 達到玩弄感情為目的. 她提議成為園子筆下的裸體模特兒, 故意引誘園子, 卻擺出一副欲拒還迎的態度. 當園子得悉綿貫的存在時, 光子大模斯樣在她面前與綿貫打情罵俏, 令她難堪. 光子與園子企圖私奔, 她卻暗地裡餵服安眠藥給園子. 當園子昏睡的期間, 光子在旁勾引孝太郎, 與他發生關係. 事後夫婦二人為佔有光子, 幾乎反目, 全都是光子從旁挑撥離間. 她更經常以死作為要脅, 令裙下之臣無不對她貼貼服服. 他們都認為愛的終極是死亡, 而殉情是表達愛意的最佳證明. 死亡/破壞, 顯然是唯美主義的終極教條.

光子主動投懷送抱, 轉眼間卻要生要死, 其性格缺乏情理. 光子所代表的不是一種人格, 而是一種存在於人際關係、家庭 (中產階級) , 甚至道德禮教的一種危機.

光子先以美色勾引園子, 使她動搖她作為一個傳統女性的身份與思想; 光子口口聲聲宣稱與園子殉情, 卻不斷向園子勒索金錢與感情, 更勾搭了園子的丈夫; 園子與孝太郎因醜事不能曝光, 甘心聽從光子的擺佈: 丈夫和妻子不能稱呼對方為「Anata」 (日語中, 夫婦對雙方之間的稱謂, 與Darling, My Dear同義) , 要稱兄道弟 (光子更一直稱呼園子為「姐姐」) . 兩夫婦被光子耍得團團轉, 反而懷疑伴侶會背叛自己, 私自與光子親熱. 為了防止彼此越軌, 他們更讓光子每晚親自餵食安眠藥, 才安心睡覺, 身體卻愈來愈差. 面無血色、神情呆滯的園子和孝太郎心知肚明, 卻無力、也無心反抗.

最後, 身敗名裂的兩夫婦被前來的光子要求三人共同殉情, 園子與孝太郎一臉甘之如飴的樣子, 才叫人感到可怕. 光子的出現, 不但令丈夫與妻子爾虞我詐, 顛覆了夫妻關係, 最後更發展成畸形的三角關係, 瓦解了辛苦建立的家庭和名譽. 這種自毀與被毀力量的潛伏性, 不知是否道谷崎潤一郎對那個時代的身同感受.

四角關係如此變態, 最後只有對愛情率真的園子生還, 獨自承受被愛人背叛的痛苦, 而她依然執著於光子的感情: 「我對她的愛, 比痛苦和憎恨還要多...」 園子大概不明白,「愛」比「死」更冷!

(寫於2004-08-01)

1 則留言:

雅庭 說...

推薦大家一齣用心設計的舞台劇
再現劇團 谷崎潤一郎官能合聲《卍》

改編自谷崎潤一郎小說《鍵》
即將於2016年11月4日─6日演出
這裡有我寫的部落格文章,希望大家可以來觀賞
http://blog.udn.com/tanyalove/78401110

售票網址:https://goo.gl/uYvhSr
更多資訊:http://junichirotanizaki.weeb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