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8日星期六

重臨藍地


我是不折不扣的新界人, 從出生開始便住在屯門. 正確來說, 六歲前的日子, 除了在友愛邨的幼兒院和幼稚園上課外, 大部份時間都在藍地生活. 那時候, 父親在藍地的石屋經營規模不大的五金廠, 我和家人常在石屋吃飯、午睡、洗澡、逗貓玩耍... 上一次到訪藍地是99年. 當時為了一份黑白攝影功課, 選擇到藍地拍照. 照片和底片已經散佚, 這十年間很想再回去藍地看看, 始終沒有動身過. 直到這個周末, 特意到嶺南大學看駐校藝術展覽. 毫無預期, 竟可以重臨舊地.



一度是鐵皮搭成的茶樓, 從前叫「天河酒家」, 祖父習慣到酒家喝早茶. 酒家數度易手, 現在成為「季季紅」, 以「食神滔滔」梁文韜曾經光顧為生招牌.


梁文韜-名人飯堂進駐藍地... 的硬照







藍地大街仍然保留若干舊店, 從糧油、水果、乾貨到玩具, 走上大街便順手拿來. 如果是其他地區的同類店舖, 我又未必會感到如此親切.


士多店呼呼大睡的阿貓. 不止貓狗, 有人一邊開西餅店做生意, 一邊躲在屋內打麻將, 有無生意都咁寫意.




不是LKS集團旗下的超級市場, 其實是士多加辦館. 煙酒糖果, 水果餅乾, 一應俱全. 花生米、嘉頓糖果、生命麵包、光酥餅... 小時候經常吃 , 但其實並不喜歡那種味道和口感.




大蕉功效, 眾所周知, 所以大人要小朋友食大蕉. 這些像千手觀音的大蕉, 可能是從附近的蕉樹割下來的. 容我講得粗俗一點: 真係好大碌, 掟死狗都得. 可惜藍地大街上再無唐狗出沒, 只剩下別人養的洋狗仔.



這間「木山士多」專售文具和玩具. 村內人口老化、小朋友又只懂玩電腦遊戲, 怎會央求家長買這些土產玩具? 不過我可是很有興趣, 還買了一個神奇畫板和兩本填色冊留念. 神奇畫板內有磁鐵粉, 附上鐵筆咀. 填色冊內頁是七八十年代流行那種日本大眼「星閃閃」漫畫少女, 用來逗小女孩開心, 填色消磨時間. (其實我比較喜歡換衫公仔紙, 可惜已經絕跡了)



有毒吹波膠─七十後八十前的朋友, 十個有九個肯定玩過. 將一小撮吹波膠裹在膠棒上, 一吹變成透明膠波波, 是吹波界的寶麗萊, 因為keep唔得耐就漏哂氣.




大街上的茶餐廳和麵店, 但我沒有印象. 倒是十年前的理髮店和旋轉燈箱, 已經消失了.





少數仍然經營的五金用品店. 昔日的工程公司, 現已成為包裝公司的貨倉. 後街還有人親手燒焊, 火光閃閃.












部份鐵皮屋已丟空多時, 難免冷冷清清. 永遠記得大街上那陣混合了鐵鏽、木糠和夕陽的味道.





從前我住的村子叫福亨村 (藍地還保留一條福亨村路) , 現址為豫豐花園和綠怡居 (妙法寺後面). 我經常大罵「邊有人會花三百萬住係廟後面」.




伸延閱讀: 我也講講藍地

20 則留言:

狂徒誌 說...

仍然有個種70年初新界墟市風味,最鍾意係個間"潘萬興"超級市場,好有親切感,我細個剛住大埔,就有類似呢d小商戶式超市

sonia_bonjour 說...

屯門都算去得多, 但呢一part ge屯門真係一次都未去過.

Agnes艾麗絲謝 說...

去過藍地先肯定自己對呢撻地方好有感情, 比以前既公屋更甚.

wing 說...

很有新界小鎮風情feel.那些有毒吹波膠曾經是我童年時的至愛.

匿名 說...

天﹗你原來住在藍地﹗﹗﹗

天河易手多次。最早期是叫懋藍(大家叫懋攬),這個「懋」字對當時的我來說簡直深奧。以前藍地有三家茶樓,懋藍在大馬路街口,後來幾度易手,天河之前還有一次易手,不過名字我忘了。青山公路藍地街口過少少的巴士站有另一家茶樓,好像是別墅改裝的。藍地大街入些少有一家是後期用村屋改裝的,名字我也忘了。

懋藍旁邊很久以前有一家茶餐廳的,但結業多年了,好像改成超市之類的雜貨店。

巴士站附近(不是妙法寺喎)以前有一家修單車的小攤。

懋藍對面的糧油店我家以前常去買米和石油氣,少主騎單車送米和石油氣罐。以前還在??應該沒有人籴米了吧。

那辦館仍在?我好有印象喎。

有沒有幫襯過街市入面公廁旁的粥檔?那兒什麼都普通,唯獨是白粥是正到無倫。

民記是否開了很久的?我以前去吃過一次牛腩麵,味道普通。我真替妙法寺和劉金龍的學生慘。

木山仍在???嘩,真的要驚叫。

有毒吹波膠簡直味如吸毒。不過小時候覺得很好玩的。

綠怡居建時我已經媽媽聲,百幾萬層樓,黐孖筋。

這年頭竟然有人寫藍地,謝謝﹗

readandeat 說...

補充:

第二家(藍地大街過少少巴士站那家)好像叫嘉爵。

三家茶樓中,藍地大街入少少那家最便宜。

那家辦館對面以前有一家中藥店的,現在不知還在不在了,裡面賣埋洗頭水之類的東西。我在那裡買過喉糖。

以前大街街市出面有一小販檔有一名師奶賣茶果的:眉豆、花生和綠豆三種,熱辣辣,好食過大澳那些多多聲。

以前大街近青山公路有一檔單車腸粉檔,不過你咁細可能未吃過了。我以前常去買來吃的。

天河以前對面有報紙檔,茶樓門口又有外賣的。我常常去買糯米雞吃的。

Agnes艾麗絲謝 說...

readandeat君: 你在藍地居住了多久? 我四至六歲搬到友愛邨住, 但仍然有返藍地, 直到十一歲完全撤出. 我80年出世, 你可以計計數.

你記得清楚過我, 我好多地方連店名都唔記得.

嘉爵仲係度, 但我依然最記得天河.

糧油店同辦館我反而仲都有少少印象.

粥檔我未試過喎!

木山我估至少有廿五年以上. 有毒吹波膠其實未完全絕跡, 可以諗下入多幾包貨玩吹毒波.

藍地已經無報紙檔, 便利店無進駐, 可能係好事.

依家藍地對面有間花圃, 有好多香草植物賣. (檸檬草, 羅勒, 九層塔, 中國薰衣草, 臭草, 向日葵, 玫瑰...) 我買左盤怕羞草, 以前野地任篤唔嬲, 依家要盛惠5蚊.

多謝你講咁多藍地歷史俾我知. 短期內我可能會再去藍地, 再睇得深入d.

readandeat 說...

我其實不在藍地住的,我住的地方連名都冇。小時候去得較多的反而是洪水橋和元朗。因為藍地街市冇餸賣的,得兩檔魚,一檔牛肉和豬肉,一檔燒臘(燒雞翼好味),又冇乜舖頭,只是偶然去吓。

後來常去魚檔買貓魚和肉檔買瘦肉。

藍地冇乜大變,你拍的照片其實我都認得,真的可喜可賀。洪水橋就變到阿媽都唔認得了。

木山應該至少有三十年了,哈﹗冇乜嘢買的。

藍地對面馬路的花圃應該是很後期的了。你十一歲才撤出,應該看到對面建輕鐵了。八八年通車的。

花圃旁不知還有沒有一家賣農藥的店?我老豆以前常去那兒買殺蟲劑。間店好像叫陳乜記的。那位少東哥哥幾靚仔的(現在可能是阿伯了)。哈﹗

含羞草都要五蚊?算啦,你都唔去路邊掘架啦。

友愛邨是八十年代初建的。我記得新墟以前只有新發邨,友愛邨一帶是海,可以看龍舟的。

搞到我也想寫番一篇藍地添。不過我沒有相片啊。

匿名 說...

忘了答你。

我在藍地附近住的年數比你的歲數還要大。

Agnes艾麗絲謝 說...

農藥店係度啊! 佢地兼賣花草. 我就係幫襯果兩父子. 伯伯仲係度坐陣. 哥哥當然唔再年青啦....

Agnes艾麗絲謝 說...

細個我坐老豆架貨van, 輕鐵就好少搭 (去藍地)了.

匿名 說...

我也寫了藍地:

http://ireadandeat.wordpress.com/2010/05/11/lam-ti/

農藥店那位哥哥仍在?我還記得他的樣子的。他認識我阿爸的。

旁邊的菜站還在嗎?我阿爸後期就是每天上午推菜去那兒賣給批發站的。跟住去天河飲茶。

ManU 說...

I did live in 綠怡居 and as most people had similar comment, I lost a lot of money :P

The reason I know the place and choose to live there perhaps is due to the childhood memory. My family visited the temple a lot.

I very much like the environment and the peaceful atmosphere. Especially on weekday when fewer people on the street.

Steven 說...

HI~
無意間見到你寫藍地~
仲要係住過福亨村~
我以前都住藍地ga
仲同你同村tim~
可能細個有一齊玩過都唔奇~^^
之前返藍地探婆婆~
仲影左d相tim:
http://www.facebook.com/pages/Steven-Cheung-Photography/227763461366#!/album.php?aid=180304&id=227763461366

成坤 說...

我們是否認識呢!

我以前住福小隔離。
福小第八屆畢業生!

coco 說...

無意中發現你個Blog,見到你影嘅相,另我勾起小時侯嘅回憶,我細個都係住係福亨村,天河酒家..宣興..木山士多..民記..潘萬興,我都幫襯過,我覺得宣興個門面變得最多,以前宣興擺左個紙盒係鋪頭側邊比人收信嘅,哈哈,睇完你影嘅相,令到我都好想返藍地走一趟,thx~

coco 說...

更正~係宣興下面張相先係可以收信嗰間鋪頭,但係唔記得左間鋪咩名><

Pat Lee 說...

記得歡樂樓,大興茶樓,新喜茶樓,一定係老街坊


chi yan Leung 說...

請問有人住藍地嗎?

May Chan 說...

你好,很感謝你寫下藍地大街的歷史,很詳盡,請借分享到我的Facebook專頁…衷心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