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9日星期五

Guru Dutt的故事 (二) : 初出茅廬

Guru Dutt得到表舅B.B.Benegal及其他親友的幫忙, 及後獲得為期五年的獎學金, 順利攻讀Uday Shankar India Culture Centre. Uday Shankar曾留學倫敦和巴黎, 曾與著名芭蕾舞者安娜‧巴甫洛娃 (Anna Pavlova) 合作. Uday Shankar回到印度後開設演藝學校. 他表示開設學校的目的不止於純粹教授舞蹈技巧, 而更重視『全人發展』. Uday Shankar India Culture Centre的學生除舞蹈課外, 更要修讀文學、心理學等學科. 他更要求學生不要拘泥於技巧, 要重視創意的發揮:『Do what it like, but just do』. 儘管Guru Dutt的同學Mohan Sehgal (後來成為電影導演) 認為他『懂技巧, 但跳舞一般』, Guru Dutt很享受這段學習生涯. Uday Shankar對他的啟蒙, 可謂終生受用.


Guru Dutt在Uday Shankar India Culture Centre時的照片 (阿爾犘拉, 1942或1944年)

Uday Shankar India Culture Centre 在二次大戰期間 (1944) 被迫關閉. Guru Dutt曾跟隨 Uday Shankar 拍攝他唯一的導演作品《Kalpana》 (1948) . 與 Uday Shankar分道揚鑣後, B.B.Benegal 轉介Guru Dutt擔任Baburao Pai (Prabhat Film Company and Studio的CEO) 的助理: 電影排舞師、副導演, 偶然也在一些B級片裡頭粉墨登場. 只有Padukone一家知道銀幕上某位臨時演員就是 Guru Dutt本人, 都被他的『茄哩啡』的演出笑到彎腰.

這段日子, Guru Dut 認識了年紀相約、尚未捱出頭來的 Dev AnandRehman, 前者後來走紅Bollywood (《C.I.D.》的主角) , 後者成為Guru Dutt 的御用演員 (《Sahib Bibi Aur Ghulam/老爺太太僕人》). 兩人都是Guru Dutt的終生好友. Gutt Dutt 和Dev Anand 更約定, 將來如有機會拍攝電影, 一個負責執導, 另一個負責演出.

跟Baburao Pai 的工作合約屆滿後, Guru Dutt隨即失業, 一年內也找不到其他工作. Guru Dutt一想到昔日在演藝學院躊躇滿志的日子便陷入沮喪, 再加上家庭開支、父母不和, 他深切感受到空抱理想和才能, 難以在現實世界立足的苦況. 但是, 這段低沉期卻令Guru Dutt蘊釀出一個故事, 他稱之為《Kashmakash》(意指Conflict或Struggle) ─《Pyaasa/求之不得》的前身. Guru Dutt將構思寫成短篇故事, 投稿到The Illstrated Weekly of India , 奈何稿件總被報社退回. Guru Dutt心灰意冷, 打算跟弟弟開設書店謀生, 就此算數.

皇天不負有心人, Guru Dutt在電影圈終於找到工作, 跟隨當時的著名導演Amiya Chakrabarty及Gyan Mukherjee (Guru Dutt在《Pyaasa》片首向他致敬) 共事, 為電影事業打下重要基礎. Guru Dutt替前者擔任助理期間, 與女演員Geeta Bali 結為好友. Geeta Bali在Guru Dutt早年執導的電影《Baazi》、《Jaal》及《Baaz》擔演重要角色.

1947年印巴分治, 大批印度人從西孟加拉等地湧入印度, 當中不少原為電影演員和技術人員的難民 (連同Uday Shankar India Culture Centre的藝術工作者及舞者), 紛紛加入孟買的電影工業謀職; Bollywood影壇也開始出現新的變革: 電影公司不再依附片廠制度, 各自成立獨立公司運作; 烏爾都語詩人 (Urdu Poets) 開始替電影擔任填詞工作, 為電影歌曲增添文學性質, 提供極大自由度予幕後歌手 (Playback Singers) 發揮所長. 另一方面, 部份戰後藉著黑市生意, 賺取大量財富的投機者, 亦選擇加入電影工業, 更願意付出巨大酬金, 吸引演員工作. 當中情況有好有壞, 但無阻Guru Dutt的冒起.

1940年代後期, Dev Anand終於在影壇闖出名堂, 他與兄弟合組電影公司自資拍片, 也實踐了與Guru Dutt訂下的承諾: 由Dev Anand的電影公司出品, Guru Dutt執導第一部作品《Baazi》(1951) , 在孟買的電影院上映.

2 則留言:

李卓倫 說...

你睇緊有關Guru Dutt 的書, 我都為了升呢睇緊 "The Films of Theo Angelopoulos: A Cinema of Contemplation"

tse 說...

李卓倫: 哈哈, 彼此各自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