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7日星期五

Bollywood的危機

近年印度勢力逐漸入侵美國. 先是Sony Pictures 負責替《Sawaariya》海外發行, Steven Spielberg旗下的夢工場(DreamWorks)的真人電影部, 也得到印度公司的金錢資助, 脫離開派拉蒙(Paramount)自立. 而印度電影界與外國電影製作單位的合作愈來愈活躍: Rambo和加州州長要替印片《Incredible Love》客串、《Chandni Chowk to China》擺明車馬到中國一遊. Bollywood電影在海外一向受捧, 現在更是勢如破竹. 但是否代表Bollywood一帆風順?

Bollywood抄襲問題一向嚴重. 印度種族和語言多元, 使印度電影業者習慣將一套電影拍成多個方言版本. 如Bollywood的攪笑鬼片《Bhool Bhulaiya》(2007) 改篇自南印度馬拉雅拉姆 (Malayalam) 版本《Manichitrathazhu》(1993) . 泰米爾 (Tamil) 的版本《Chandramukhi》(2005) 雖是翻拍, 但氣氛水準均不俗. 相比之下《Bhool Bhulaiya》影片過長, 整體亦太累贅.

據悉由於檔期緊密, 劇本不足, 加上投資成本限制, 抄襲的情況屢見不鮮. 美國的《Miracle Worker苦海奇人》(Black, 2005)、《Disclosure 叛逆性騷擾》(Aitraaz, 2004)《Double Indemnity雙重保險》(Jism, 2003)港的《見鬼》 (Naina, 2005)、南韓的《Old Boy 原罪犯》(Zinda, 2006), Bollywood均如獲至寶, 照單全收.

早在90年代初, Bollywood已率先翻拍香港的《英雄本色》( 可惜筆者已忘記了印度版的片名, 影片拍得相當沉悶和混亂), 「印度宋子豪」Sanjay Dutt, 在貨櫃場以機關槍狂掃千軍. 那份學得一招半式便大鳴大放的拍攝態度, 叫筆者目瞪口呆.

Peter Weir以美國Amish族為背景的《Witness》(1985), 落入Bollywood, 變成西藏靈童驚魂記《Paap》(2003) . 保留驚慄綽頭, 也大量增加男女主角的「性幻想」場面, 足見導演和編劇 (前演員Pooja Bhatt) 的「創意」. 波蘭亦不能倖免, 奇斯洛夫斯基的《情誡》(A Short Film about Love, 1988) 慘被改成《Ek Chhotisi Love Story》(2002). 觀眾的反應一面倒之餘, 女主角Manisha Koirala更將導演告上法庭, 理由是他沒有採用協定下由替身演員代拍的情慾片段, 自己則蒙上不白之冤, 變成「代罪羔羊」.

既然Bollywood抄襲明目張膽, 為何外國電影業界沒有發覺? 原因是印度對版權實施極為寬鬆, 西方對於寶萊塢電影工業亦相當陌生, 他們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的作品被Bollywood挪為己用. 觀眾也不會注意到抄襲, 因為許多印度的觀眾並不熟悉西方的電影和歌曲. 慶幸在流行文化全球化效應下, 印度觀眾也比從前熟悉了西方的影視文化. Bollywood影片也減少抄襲.

Bollywood和荷里活在合作交流下, 現在更加互相留意對方的舉動. 荷里活的Tim Burton, Julia Roberts及Penelope Cruz 都是Bollywood電影的超級影迷. Bollywood意識到與美國合作, 必須考慮到版權的重要性. 使印片明星紛紛站出來呼籲觀眾打擊盜版 (諷刺是海外觀眾非靠盜版認識Bollywood不可).

即使Bollywood仍然百花齊放, 但影片仍然傾向模仿西方, 捨寫實取誇張的Masala, 早晚會出事.

3 則留言:

Sonia_bonjour 說...

同意你的說法, 但我不太擔心. 抄襲一向都存在, 質素不太高的電影依然有市場. 只要有高質素的電影不斷出現, 對其他"行家"應該是足夠的inspiration. 不過作為bollywood fan, 都希望bollywood的filmmakers不斷進步/有所長進.

Sam 說...

看來Bollywood在抄襲上也不比香港的無線電視遜色。

Agnes Tse 艾麗絲謝 說...

Bollywood的抄襲時好時壞. 我覺得Bollywood不能達到國際級質素, 是因為Masala電影側重娛樂性, 對社會議題沒有作出回應之故. 可見印度在言論方面其實相當保守.

其實Bollywood亦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事. 印度黑幫一直想染指Bollywood電影業.用槍指嚇演員拍戲、槍傷演員, 與香港當年不惶多讓. 印度警方和法庭曾經死咬Sanjay Dutt不放, 便是其中一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