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7日星期二

台北之旅‧1/9


到達機場後, 先到中華旅行社櫃位領簽證 (之前先行在網上登記). 豈料櫃位前一片混亂, 所有9月1日前透過網上登記入台簽立的申請, 統統作廢 (剛好特區政府在9月宣佈香港居民入台免簽證). 職員要求旅客上網再登記. 當堂有如被騙一樣, 緊急掣撻著! 不遠處的Pacific Coffee電腦大排長龍, 網絡侍服器出現問題, 需連續申請兩次才能成功登記, 更糟糕是電腦滑鼠由Pacific Coffee提供, 先要買杯咖啡, 放下按金, 才借到滑鼠一用....

見勢頭不對, 唯有先往長榮航空櫃位寄存行李. 地勤人員建議我到達台北後申請落地簽證亦可. 跟其他人排長龍, 再等候領取簽證, 只怕趕不上登機時間. 寧願放慢手腳、在機場post breakfast、打書釘殺時間, 直至步入禁區, 雙腳離地.....




到達台灣桃園機場, 大部份香港旅客跟我一樣, 需要辨落地簽證. 機場人員辨事效率極快, 轉眼間便辨妥, 旋即乘國光巴士到台北車站. (原以為台北傾盆大雨, 連水靴也預備好了, 豈料整個旅程陽光普照, 總算天公造美)

一個人去旅行最擔心迷路. 幸好台北車站出發到任何地方, 十分方便. 不消一刻, 找到入住的福泰橘子旅館 (開封店) . 旅館保安嚴密, 住客手持房咭乘升降機, 只可到達自己入住的一層. 安頓行李後, 休息一會, 開始展開台北之旅~

旅館附近有墊腳石書鄉林兩間書店, 順路走一轉, 發覺無甚特別. 走進台北站前地下街, 跟香港一般商場沒有太大分別, 要隨意購物和找吃, 頗為方便.



接著乘捷運到西門町. 可能有人認為這種地方乏善足陳. 因為, 在西門町有我想找的東西. 西門紅樓面積不大, 像西環的西港城, 內設自家設計和手工藝店子, 心急想盡快逛逛當熱身.





可能連台北人都不覺紅樓有任何特別之處, 我對建築物本身也沒有太大興趣去考究. 但舊時代的展品, 倒是吸引我拿起相機: 打字機、演大戲用的鳳冠、活字印刷用的鉛粒 (當中可以找到有關連的詞彙「狂犬」) . 舊電影報紙廣告更是辣興我果瓣:



八千草薰主演的《蝴蝶夫人》(1954) . 八千草薰以日本演員的身份, 可以參演西片, 比京町子的《秋月茶室》(1956) 更早. 相信是同年的《宮本武藏》(1954) 在奧斯卡得到榮譽獎 (最佳外語片的前身) , 打響了名堂.


蒙哥馬利奇里夫 (Montgomery Cliff) 與珍妮佛鍾絲 (Jennifer Jones) 的《終站》(Terminal Station, 1953) , 迪西嘉 (Vittorio De Sica) 執導的愛情電影.



阿娃嘉娜 (Ava Gardner)、史釗域格蘭加 (Stewart Granger)、大衛尼文 (Daivd Niven) 主演的 《小茅屋》 (The Little Hut, 1957) .


《成吉思汗傳》(The Conqueror , 1956) , 大亨Howard Hughes監製的新藝綜合體 (CinemaScope) 史詩式電影. 尊榮 (John Wayne) 與蘇珊希華 (Susan Hayward) 主演. 查過資料, 無花無假, 確是西人扮蒙古人.



《天上人間》(Carousel, 1956) , 歌星演員歌頓麥克利 (Gordon MacRae) 與 莎莉鍾絲 (Shirley Jones, 從前的中國人愛將Shirley翻譯成「秀蘭」, 如Shirely Temple是「秀蘭鄧波兒」, 香港方面則譯作「莎莉譚寶」) 主演的歌舞片.

以上西方電影, 拍攝年份集中在1954至1957年間.




香港代表電影也有: 林翠、丁瑩的《馬車夫之戀》(1956) . 監製黃卓漢是著片製作人 (關於黃卓漢的一篇文章) .


像是火柴盒的電影宣傳品. 不乏香港人熟悉的梁醒波 (《乘龍快婿》, 1969) .



紅樓內的店舖不鼓勵遊客拍照. 自覺要尊重藝術家的創作, 不想被人「Bang!」. 所以沒有拍下店舖的陳列.



在紅樓買下的第一個台北「戰利品」. 『簪簪自囍』是台灣頗有名氣的手工藝品牌, 取黑檀木及青檀木為素材,、設計獨特髮簪見稱. 我一直很喜歡這類古董味重的髮飾, 買回去梳髻扮古人~




離開紅樓後, 到附近的美華泰, 本能地頭也不抬便走進去. 很快便明白為什麼香港女生對『我的美麗日記』如此瘋狂! 本來我對護膚品之類的東西不感興趣, 直到Facebook網友介紹, 不得不加入美容陣營! 隨意胡亂選購, 已經出現選擇困難症狀. 埋單找數時一聽「六百元」, 嚇到窒一窒! 一時間頭腦調整不來, 原來是台幣六百元才對!

有個關於台幣的笑話, 印象深刻. 《最後勝利》的徐克讓愛予曾志偉, 對白大致如下: 「我係乜叔果度儲左十萬蚊, 你囉去啦... 不過, 係台幣黎架.」曾志偉即時抬頭: 「嗄?!」

手上拿著一袋二袋, 還打算到誠品敦南店. 事後省悟到策略錯誤. 不應該在體力透支的情況下勉強行街. 到達忠孝敦化站後又迷路了, 走回大街重新出發, 才找到正確位置. 誠品敦南給我的感覺像Citysuper, 也有一些特別展覽, 如Jerome Dreyfuss手袋推廣. 誠品不能拍照, 只能過目.




實在太累, 只買了一本《日本電影十大》(鄭樹森, 舒明) . 排版設計比香港優勝, 揭起來也較舒服.



第一天戰利品

回旅館休息後, 坐下筆錄整日發生過的事, 其後一連三晚如是, 正符合自己在一人旅行中好好思考的目的. 是夜腳痛, 反而沒有睡意, 唯有看電視打發時間. 發現三個「有趣」節目:

一. 台灣有許多佛教頻道, 鏡頭永遠對著和尚大講佛謁.

二. Ryan Murphy 主理的新劇集《Glee》, 每一集開場都戲謔著名MV, 如Madonna《Vogue》和Lady GaGa《 Bad Romance》.

三. 深宵的成人節目才叫人看傻了眼. 只見攝影機前的艷舞女郎─你看過對準八月十五的長鏡頭嗎?

3 則留言:

Kin 說...

第二天要去哪裡?有打算去淘一些DVD回港嗎?

Agnes艾麗絲謝 說...

沒有買DVD...

王允踰 說...

八月十五長鏡頭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