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6日星期三

婚姻/生活之意義《Arth》

曾有人問: 有「沒有歌舞」的印度電影嗎? 我說: 「當然有.」心卻在想: 不如看 (幾乎沒有配樂) 的《Arth》(Meaning, 1982) ─ Indiatimes選出「 25套必看印片 」(Top 25 Must See Bollywood Films) 其中一套. 肯定沒有歌舞可言的電影...

Pooja (Shabana Azmi) 是一名孤兒, 一直希望有自己的「家」. 任職電影製片人的丈夫Inder (Kulbhushan Kharbanda) 以妻子名義買下一楝房子, 令她好不高興. 然後這所房子卻是 Inder金屋藏嬌的秘密基地, 他在外頭早已和女演員Kavita (Smita Patil) 打得火熱. Kavita 苦苦糾纏下, 婚外情東窗事發. Pooja 晴天霹靂, 被迫離開住所. Inder 為了安撫Kavita, 要求Pooja 即席簽紙離婚.




Pooja 結識了歌手Raj (Raj Kiran) , Raj 同情Pooja 的遭遇, 鼓勵她不要沉溺悲傷, 盡快展開新生活 , 設法自立才是. Pooja 的女傭 (Rohini Hattangadi) 發現丈夫出軌, 更奪走自己辛勞儲下的積蓄, 盛怒下殺死丈夫. 女傭被捕後, 懇求Pooja 代她照顧女兒. 此時, Kavita 的母親上門請求Pooja 與精神瀕臨崩潰的Kavita 見面. Kavita 承受不了破壞Pooja 婚姻的內疚, Inder 也為Kavita的歇斯底里而困擾不休. Pooja 原諒 Kavita, 但坦言所以事情都不能回到原來的模樣, 她亦不打算回到Inder身邊. Kavita 決定與Inder 分手, Inder 向Pooja 提出復合. Pooja 只問了Inder 一句: 「將心比己, 如果我像你一樣 (發生婚外情) , 你會原諒我嗎? 」


《Arth》是Bollywood 中少有的寫實電影, 也是少數以婚姻與婚外情為題的電影. 《Arth》如實地訴說了一段破碎婚姻和離婚婦人自立的故事, 也是導演 Mahesh Bhatt (1945- ) 根據自己與女演員 Parveen Babi (1949-2005) 的婚外情經歷而改篇 (06年Mahesh Bhatt 再編寫了《Woh Lamhe...》, 抽離了婚姻的元素) , 效果也來得特別震撼. 本片也被印度影壇視為Shabana Azmi 演技最圓熟的代表作 (獲Filmfare Awards 與National Film Awards 最佳女主角) .




Shabana Azmi (1950-) 和Smita Patil (1955-1986) 是印度70年代至80年代 Parallel Cinema (平衡電影) 中最活躍的女演員, 兩人也是影壇上的良性競爭對手. 因此兩人的合作激出不少火花. Shabana Azmi 以內斂的方式表達了Pooja 的徬徨無助, Smita Patil 則以極盡情緒化的演繹表現Kavita為愛執迷的瘋狂. Pooja 和 Kavita, 一為妻子, 一為情婦, 兩個人物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 (兩人都為了擁有新房子的「鎖匙」喜極而泣). Pooja 希望以安居作為婚姻生活的保障, 偏偏丈夫是個早出晚歸的人 (影片開首的清晨時份, Pooja 等待Inder 歸來, 面露慍色) . Kavita 希望Inder 不離開自己, 依靠這段關係作為自己的心靈支柱 (影片暗示她的精神狀況一向不穩定, 並有服用精神科藥物的習慣) , 然而她與Inder 的關係早已揭示這段情不會長久 (兩人都是為職業奔波的人) . Pooja 為了挽回婚姻, 致電哀求Kavita放手. Kavita 亦為了破壞Pooja 的婚姻而惶恐終日, 要求Pooja 原諒自己. 兩人的互動漸漸令雙方的角色混淆, 都是為了擺脫「名份」的枷鎖. 我一直認為Pooja 與Kavita 的精神上是一體, 只因立場不同, 一分為二.

《Arth》的人物幾乎永遠停留在室內. Pooja 的白色住所, 陳設稀疏、空蕩蕩, 她就是待在住所內渡過每一天 (Pooja 婚變後入住的住所, 也是家徒四壁, 一片白牆. Raj 替Pooja 慶祝生日時在牆上寫上「Happy Birthday to Pooja」, 感覺已截然不同) . Inder 替Pooja 購置的新房子, 房間特多, 但夫妻兩人連同傭人, 寮寮可數, 得物亦無所用. Mahesh Bhatt 對兩人置身的空間與關係產生了質疑. 而 Kavita 與Inder 幽會的地點, 先是暗不可測的旅館雙人房, 然後延伸至Kavita 以黑白色彩為主的大屋. 不論Pooja 的小居所, 還是Kavita 的大洋房, 都演變成「丈夫/妻子」和「丈夫/情婦」發生激烈衝突的地點. 房子作為安置伴侶的象徵, Inder 替妻子或情婦添置房子的舉動, 最終都淪為笑話.

丈夫, 妻子與情婦三人, 在這場感情戰上同為輸家.




Inder身為丈夫, 他的立場十分可笑: 展開婚外情的是他, 要求妻子簽妥離婚文件的是他, 為婚外情吃了敗仗的是他, 請求前妻復合的也是他! 這個人物的態度, 反映了某一類人面對外遇時的反應: 善變. 婚變前後, 他完全沒有了解過Pooja 的內心世界, 房子只不過是一個討好女人歡心的藉口. 當他企圖用同一招數應付Kavita, Kavita 卻「不安於室」, 對自己置身的環境和身份非常敏感 (她甚至認為連衣服上都有Pooja 的味道) . 雖然Pooja 選擇離去, 但不見得Inder 與Kavita 從此安枕無憂. 如果事件發生在印度男尊女卑的社會, 像Pooja 這種沒有經濟獨立能力的女性, 即使錯在丈夫身上, 必定答應和丈夫復合. Inder 浪子回頭, 卻想不到Pooja 除了回家, 還會有其他出路.

目不識丁的女傭是Inder和Pooja 一家的局外人, 除了家務, 她沒有參與Pooja 夫妻倆的生活, 但女傭的遭遇卻是Pooja 婚變的變奏: 變心的丈夫搶走她的所有, 她唯一的報復方法就是奪去對方的性命, 自己卻失去了自由和照顧女兒的權利. Pooja 同樣失去一切, 但沒有走上與女傭一樣的不歸路. 慶幸Pooja 還有可傾訴和庇蔭她的朋友. Pooja 走出住所, 落腳於女子宿舍和尋找工作, 環境強迫她改變. 當Pooja 完全自立後, 她隨即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未來: 拒絕和Inder 復合, 亦婉拒Raj 的示愛. Pooja 不甘於再依賴男人, 令自己變得懦弱. Mahesh Bhatt 將影片命名為「意義」(Meaning) , 一開始便否定了Pooja 回心轉意的結局.




Kavita 作為第三者, 她的反應最典型. 一方面不願傷害別人, 另一方面急不及待牽著Inder 示眾. Kavita 住在大洋房內 (只有她一人居住) , 經濟能力甚至比Inder為高, 明顯不為事業博出位而搭上有婦之夫. Inder反而要透過Kavita的介紹, 獲得更多有助事業上的人脈. Kavita 事業有成, 其實內心空虛. 了解Pooja不會跟Inder復合後, 她亦恍然頓悟.

Mahesh Bhatt 將Kavita 的角色寫得如此透徹, 使Smita Patil 演繹不討好的Kavita, 也令觀眾對她予以同情. 現實上Parveen Babi 為愛苦無出路, 最終離開Bollywood , 尋求靈性的救贖, 但擺脫不了過去而患上精神分裂症告終. 事隔多年Mahesh Bhatt 以《Woh Lamhe... 》(2006) 表達了自己無法挽回Parveen Babi 的遺憾. Mahesh Bhatt 對Parveen Babi 用情至深, 但現實還是如同Pooja 所言: 所以事情都不能回到原來的模樣.



Mahesh Bhatt與Parveen Babi



舊文回顧: 像她這樣的一個女子─Parveen Babi回憶錄

1 則留言:

匿名 說...

thanks for share........